第1083章 像是最可憐的人在報團取暖

-明明受傷的是她,為什麼她卻覺得他更痛呢。

心臟就像是被一隻大手攥住,喘不過氣。

她撇開視線,不去看他。

King將傷口消毒,又灑了止血的東西,這才抬頭看她。

池鳶卻看著窗外,連輪廓都透露著生人勿近。

氣氛有些安靜,兩人都冇說什麼。

霍知在King的懷裡翻了個身,差點兒掉下去。

King連忙撤回抓住池鳶掌心的手,攔住了霍知,往自己懷裡按了按。

霍知睡得熟,鼻尖還紅著,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。

而且他的皮膚很白,長得就是唇紅齒白的小天使模樣,顯得鼻尖的那抹紅更加明顯了。

池鳶看著這張臉,再看看麵前的男人,總有種撕裂感。

一切都那麼的不真實,一大一小兩張臉是如此的像。

想到這是King與其他女人生下的孩子,她的胸口便是一陣悶,索性更加不去看他了。

而廢棄的遊樂場那邊,劇烈搖晃的摩天輪裡還在傳來撕心裂肺的哭聲,卻有一個人來到這裡,並且站在池鳶和King離開的地方。

一旁的牆上滿是血跡,他的指節都破了,冷冷的望著汽車離開的方向。

儘管之前就已經猜到,但是看到這一幕,還是刺傷了他的眼睛。

一家三口,多麼和諧。

靳舟墨輕笑了一下,嘴裡都是血腥味兒。

他抬頭看了一眼還在搖晃的摩天輪,走進裡麵,按下了鍵。

靳明月本以為自己今天必死無疑,但卻感覺到摩天輪在緩緩往下落,她眼睛紅腫的透過窗戶,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熟悉的人。

等摩天輪落地,靳明月幾乎是連滾帶爬的跑出去,癱軟在地上,眼淚掛了滿臉,抱著靳舟墨的腿。

“哥,哥!嗚嗚嗚嗚,哥,我差點兒就死了。”

她趴在地上,死死抱著靳舟墨,可見剛剛被嚇成了什麼樣子。

靳舟墨冇說話,隻是蹲下身,掐住了這張痛哭流涕的臉。

靳明月是典型的將一副好牌打得稀爛的類型,她原本是所有人都羨慕的存在,小小年紀在國外有著研究院的人脈,京城最年輕的研究院院長,圍繞在她身邊的都是富二代,官二代,但她現在卻落魄到了這個地步。

過街老鼠,人人喊打,全網厭惡。

靳明月現在哪裡計較什麼名聲,她還活著,真好。

“哥,我想報複池鳶!我要報複霍寒辭!我要他們死!”

她差點兒被霍寒辭的兒子謀殺,她一定要報複回來!

“哥,你幫幫我。”

靳舟墨冇說話,麵前這張漂亮的臉上印滿了惡毒,陰險。

他跟靳明月認識這麼多年,很清楚靳明月為什麼會失敗。

她這輩子走得太順利了,所以一丁點兒坎坷都能讓她大呼小叫。

曾經他是真的關心這個妹妹,畢竟在靳家那些小心翼翼的日子,這個妹妹給過很多關懷,儘管那種關懷帶了目的。

現在他們兄妹倆互相看著對方,就像是最可憐的人在報團取暖。

他已經不可能得到池鳶,靳明月也不可能得到霍寒辭。

但他們都不甘心,都想毀了那礙眼的幸福。

靳舟墨知道,如果真的這麼做了,眼前就是地獄,是他自己選擇一腳踏進去的。

明明他可以隻是遠遠的看著她,看著月亮發出的柔和的光芒,但現在,他卻想親手將這月亮毀了。

摘不下來,那也不允許彆人摘下來。

這段時間他很煎熬,因為他已經查出了霍寒辭的秘密,也清楚了霍寒辭與King之間的聯絡,甚至還知道了那個孩子的長相。

他故意說那樣的話去噁心池鳶,那一瞬間,他才知道愛而不得的人有多卑劣。

眼前靳明月的臉是那樣的醜陋,靳舟墨覺得,自己跟她醜陋的姿態是一樣的。

他臉上的笑容很溫柔,將人扶了起來。

“我會幫你。”

靳明月哭得更大聲了,緊緊抱著他。

靳舟墨卻隻是看著前方,像是被人點了穴道。-

霍寒辭和池鳶何若曦大結局全文免費閱讀
上一章
下一章
目錄
換源
設置
夜間
日間
報錯
章節目錄
換源閱讀
章節報錯

點擊彈出菜單

提示
速度-
速度+
音量-
音量+
男聲
女聲
逍遙
軟萌
開始播放